金色的路

2019年11月30日

王玉霞

深秋周末,我和文友回家乡赏银杏林。汽车行驶在平坦宽阔的大路上,感到格外舒坦。初升的太阳,红红的脸庞映照了大片云朵,柔和的光照在身上,多像祖母的手,在轻轻抚摸。路旁垂柳、杂草、色彩斑斓的野花、缓缓流淌的溪流处处充满生机,沉浸在风景如画的风光里,我无暇顾及一点点杂念,生怕错过每一处风景。

转眼,驶入银杏林大道,金黄一片,“哇!好漂亮”。随着惊呼,文友们掏出相机拍照。走下车,入口处热闹非凡,各种小吃,引诱着你的食欲,特色农产品,精致小盆里的多肉和其他绿植,让你投去欣赏的目光。我和文友说说笑笑地往里走,银杏林里三五成群的人影伴着欢笑不时闪现,各色鲜艳服装,伴着金黄背景在摆拍着各种身姿。

金黄的银杏叶,洒满别致小径,我轻轻地漫步其中,恍惚如梦,金黄多美的色彩,宝贵的黄金是金黄的,沉甸甸的麦穗是金黄的,小小的米粒也是金黄的。路!看那条通往幸福的路,闪着金光。乡村,是农业发展的基地,是保证祖国人民吃穿的源泉,农业发展是伴随着交通的发展而发展,依靠交通的升级而升级,依靠交通的快捷高效而繁荣富强。要想富,先修路是最生动的概括。

有一次给母亲打电话,聊起家里韭菜能割了吗?母亲兴奋地说:“能割了,头茬韭菜包饺子最好吃,你今天有空回来吗?我割把韭菜给你包饺子吃。”看来母亲是想我了,想让我回家吃饺子,想着,嘴里竟流出了哈喇子,家里的紫根韭菜配肉,配鸡蛋都好吃。起身下楼,开车上路,告诉母亲我立即回去吃饺子。一个小时后,我出现在母亲面前,母亲正在给我包饺子,邻居四奶奶在和母亲聊天,看到我:“四丫头回来了,还是路好走了,开车才方便,不大会儿就到家了,要是原来也有柏油路,也这么宽这么顺畅该多好啊!你姑姑也就不会走,我的小外孙也该娶媳妇了。”四奶奶叹息着离开了,母亲告诉我:“四奶奶看着修到家门口的柏油路,高兴归高兴,心里还是想念你大姑,动不动就念叨。”我知道大姑生孩子去世的事,大姑生了三个女儿,生第四胎时已是高龄产妇,在去医院的路上,遭遇刮风下雨,那时村里没有轿车,只有农用三马车,路也是黄土路,坑洼难行,车子走到半道,陷进了泥泞里,车上人少推不动,待跑回村,叫来乡亲帮忙推出车送进医院,一切都晚了,生下来的男孩和姑姑都丢了性命。如今,柏油路宽阔平坦,路路相通,再也不会因路耽误住院治疗,可大姑的去世,还是四奶奶心头的痛。

乡村振兴是未来中国的发展方向,路是乡村振兴的保障,曾经泥土路雨天寸步难行,穿着雨靴,扛着麻袋去地里背西瓜,背着沿村叫卖。摘下的辣椒,因路难行,没人开车来村收购,乡亲们眼巴巴地看着红红的辣椒烂在家里。因路窄,自动化的收割机进不到地头,乡亲们还得靠小型收割机割麦,然后拉到场里,再用脱粒机脱麦粒,被荡的灰头土脸。如今,农副产品引来农家乐的游人地里采摘,微信交易。割麦,个把小时就能完成,拿着口袋在地头接麦粒,留足口粮,其余的地头卖给商家换回钞票。历史,曾经因路造成的遗憾皆成为了历史,留在了人们的记忆里。

路,这条金色的路,我们要轻松、愉悦、充满希望和幻想地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