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邯郸立法者讲邯郸那些事——

匠心筑良法 聚力促善治

2022年12月09日

讲述人: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副主任 张凤魁

作为一位从事20多年地方立法工作的亲历者、见证者和践行者,我和我的同事们在总结梳理立法故事的过程中,真切地感受到了邯郸市地方立法的与时俱进、发展变化和长足进步。

立法建议解决道路“肠梗阻”

2003年2月,我到法工委工作不久,首次通过新闻媒体发布公告,向广大市民和社会各界征集邯郸市第三个五年(2003年—2007年)立法规划项目。市民沈永建、王磊提出立法建议,希望将中华大街、人民路、陵园路等道路的部分人行道改为自行车道,自行车道同时改为机动车道。

经过深入调研发现,这种现象较为普遍,以中华大街为例,大街总宽度为45米,其中机动车道仅为12米,而人行道宽达24米,在高峰期机动车的小时流量为3000余辆,而行人不足100人。每逢春节、中秋节,交通堵塞问题尤为突出。

为了尽快解决这一难题,我以“章忠平”为笔名在8月20日邯郸市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法学会《经济法苑内参》第一期刊登《交通堵塞已成邯郸燃眉之急——关于调整道路资源优化交通环境的建言》,呈送市委、市政府领导同志。时任市长聂辰席于9月4日作出批示。由此,催生了中华大街、人民路等道路的改造,较好地解决了当时道路的“肠梗阻”问题,同时推动了《邯郸市市政设施管理条例》的制定,加快了《邯郸市城市规划管理条例》的立项修改工作。

“弹劾风波”催生物业立法

2003年夏,康乐苑小区自发召开全体业主大会,因不满小区物业服务和管理,要集体弹劾物业公司,招标选择自己喜欢的物业公司。尽管“弹劾”未能成功,但催生了《邯郸市物业管理办法》的出台。

2003年6月,《燕赵都市报》等媒体就这一情况进行采访,市委宣传部《新闻内参》(第16期)也报道了此事。时任市委书记张力作了批示,副市长冯连生责成市房管局立即起草物业管理办法草案,以立法的形式解决此类问题。

为了尽快落实市领导指示精神,回应人民你关切,市人大常委会法工委经协商沟通,最后确定该立法项目先以市政府规章形式予以出台、颁布、实施,并将在适当时机将其上升为地方性法规。同时将《邯郸市物业管理条例》列入市人大常委会五年立法规划调研项目。

定位之争提升居住证“含金量”

《邯郸市居住证条例》作为全国第一部服务流动人口立法的市级法规,在2016年的立法过程中遇到了一场关于立法方向和定位的重大争论。

当时,有人主张把“居住登记”作为办理居住证的前提条件,“不办理居住登记的,就不能发给居住证”,还有人提出,流动人口需要在到达居住地之日起3个工作日内,必须到居住地公安派出所申报居住登记,否则就要处罚。

市人大常委会有关领导指示法工委要认真听取各方面的意见。经过认真调查研究后,我们认为,居住证条例的立法方向应该符合《居住证暂行条例》(国务院令第663号),居住证应当作为持证人在居住地“享受基本公共服务和便利、申请登记常住户口”的证明,可以规范但不宜与居住证的申领和处罚挂钩;另外,政府部门本应该通过提供便利的公共服务激励流动人口办证,不能反过来因为不登记而给予处罚。

通过对居住证功能定位的讨论,最终《邯郸市居住证条例》未将“居住登记”作为申领居住证的前提条件,也未制定相关罚则。

前几日,市公安局通过互联网等媒体专门发出温馨提示:对办理居住登记不满半年但实际居住半年以上,可通过绿色通道依法申领居住证。可以明显感受到,居住证持有人在我市范围内享有的基本公共服务、便利和权利,均依法得到了较好的落实。居住证的“含金量”已经真正融入持有人的幸福生活!

代表议案推动跃峰渠立法

跃峰渠是源自漳河的人工水道,始建于1975年3月,年均引漳河水2.5亿立方米,为推动全市经济发展和环境改善作出了突出贡献。

2020年市十五届人大六次会议上,杨俊岭等18名代表联名提出制定跃峰渠保护条例的议案。市人大常委会高度重视,将《邯郸市跃峰渠保护条例》作为2021年立法的“一号工程”,要求于2021年8月换届前完成。那时我的想法是:代表议案只能与时间赛跑,立法质量只能与进度齐抓。

为了进一步增强立法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有效提高立法质量,2021年3月,市人大常委会通过《邯郸日报》、市人大常委会网站和微信公众号等全文刊登条例草案,并同时向多个政府部门和有关县(市、区)发函,召开系列座谈会、论证会,广泛征求社会各界意见。根据大家建议,对条例文本进行不计其数的修改。4月8至9日市人大常委会还邀请河北省人大常委会法工委来邯实地考察,并就有关问题进行深入探讨,面对面征求意见和建议。

从2020年11月25日市政府向市人大常委会提交议案,到2021年4月27日市人大常委会表决通过,再到2021年5月28日省人大常委会批准颁布实施,仅仅历时六个月。这是我从事立法工作最快的一次,也得到了省人大常委会和社会各界的广泛认可,实现了“效率”和“质量”双丰收。

法规清理维护了法制统一

法规清理是维护法制统一的重要措施。20多年来,我亲身经历、主办并参与开展了8次法规清理工作。通过清理,有效地解决法规与法律、法规与法规之间的不一致、不协调,以及法规与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不适应等问题,维护了法制统一。

在2019年生态环保法规专项清理和2020年涉民法典的法规清理中,市生态环境局两次提出关于废止《邯郸市减少污染物排放条例》的建议,理由是“我市生态环境工作的目标由目标环境容量总量控制,转变为以改善生态环境质量为核心,现行条例失去了实施前提。”

但是,经过深入调研和综合分析,我们发现在实现环保工作从“总量型”到“质量型”的转变过程中,减排工作并不是说可有可无,更不意味着减排工作可以取消。相反, 减排总量控制可以促进环境质量改观,二者并不矛盾。当前,市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邯郸市大气污染防治条例》,为防止废旧立新之间出现 “空档期”,不宜马上对现行条例进行废止,而是应该“升级改造”,用新制定的条例取代旧条例。

“硬核决定”保障疫情防控

2020年1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随着春节的人流传播开来。市人大常委会闻令而动,明确提出要运用重大事项决定权,率先做出疫情防控的专门决定,以法治力量破解邯郸疫情防控瓶颈问题。

2020年2月11日上午,市人大常委会机关召开专题会议,确定两天后,拟于2月13日召开第二十二次常委会议,重点讨论。

仅用两天时间,要做出一个与人民群众息息相关,又要权衡疫情防控要求和社会稳定的决定,“时间紧、任务重、难度大、要求高”,可谓压力山大。怎么才能啃下这块“硬骨头”?

接到任务后,我们迅速起草并向市政府有关部门下发了征询通知,通过查找依据、起草文本、征求意见、修改完善、请示报批,我和同志们连续奋战一天一夜,顺利将“决定草案及其起草说明”于次日如期提交主任会议研究,并于2月13日,市十五届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二次会议全票通过了《邯郸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依法做好当前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决定》。

这次的“准立法”工作虽然时间很短,但亮点纷呈:为了让各级政府能够放手工作,决定提出凡是用于防疫防控的资金可以先用后批;为了免除各类物资单位和个人的后顾之忧,决定明确征用的物资,要“依法予以归还或者补偿”;为了保证劳动者权益保持社会稳定,决定提出对在疫区不能按时返工的用工单位,要“留职留岗”;为了支持帮助受疫情影响较大的企业,决定还做出了不得“封堵道路”的规定;为了消除防控的“空白区”,为没有业主委员会和物业的住宅小区、写字楼等明确了责任主体,为全市疫情防控工作提供了法律支撑。

面对新形势、新任务、新要求,作为新时代立法人,我们将继续以过硬的素质、扎实的本领应对地方立法新挑战。我们有理由相信,邯郸立法必将继续展现新气象、续写新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