沸腾的大山

2022年08月19日

——武安市矿山镇矿山变身记

本报记者 常雪平 胡晓华

武安市北部太行山脚下有一个小镇,这里曾经矿产资源丰富、工业企业发达。50多年来,饱受采矿带来生态环境破坏的“切肤”之痛,默默奉献钢铁事业。

随着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成为社会共识,小镇以壮士断腕的决心陆续取缔关停采矿点,开启生态修复治理工程,坚定不移迈向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的重生之路。

这就是,因山中多矿藏而被命名的——武安市矿山镇。

铁锤钢花助发展

矿山镇矿产丰富,历史悠久。早在宋代时期,冶炼即已闻名于世。近代以来成为河北省工业重

镇,享誉全国。

1959年6月5日,周恩来总理视察矿山村铁矿,对矿山工人嘱托:“现在我们钢铁少,有些国家卡我们,你们要多采矿,多炼钢。”当时在场的干部工人深感重任在肩,异口同声地表示:一定多采矿,采好矿,为尽快发展我国钢铁工业献出自己的力量。

建国初期,百废待兴,国家重点发展重工业,矿山镇凭借先天资源禀赋,乘势而上,顺势而为,走出一条令人热血沸腾的采矿之路,为国家和地方经济建设作出了贡献。

1965年,三年自然灾害刚过,又逢百年不遇特大旱灾。春夏无雨,土地开裂,夏秋农作物大面积绝收。武安全县45.4万人口和3.7万头牲畜挣扎在人无口粮、畜无饲料的“生死线”上。

无可奈何之下,群众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奔赴山场采掘露头铁矿。矿山镇也不例外,凭借先天资源优势,人们憋着一股劲儿,从岩石缝里“抠”出铁矿石,解决了燃眉之急。

回想起办矿之初的艰辛,许多老矿工记忆犹新:一张铁镐一根钎,两个箩筐辘轳转;土坯卵石干打垒,石屋坯房敞风寒;三块石头一口锅,两把柴禾一股烟;高粱玉米二合一,清水白菜充三餐。

“那时候的矿工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凝聚力也很强,一个号召就一涌而上,都是了不起的铁汉子。”说着,老党员、老矿工郭牛林竖起大拇指连连称赞:凝聚力就是战斗力。那时候,大家你追我赶、力争上游、干劲十足,涌现出了全国劳动模范刘金为、省部级劳动模范苏锡安。

忆过去叹往昔,郭牛林心潮澎湃、热血沸腾,不禁哼起一首歌:工人阶级心向党,战天斗地有气魄。开出矿石千万吨哟,建起熔炉千百座。嘿!我们要用铁锤钢花,装点咱的新中国……后来,他说,这歌声就

是当时矿工们的心声。

八九十年代乡镇采矿业异军突起,矿山镇在全省3000多个乡镇中脱颖而出,入选河北乡镇百颗星,成为市场经济大潮中的“弄潮儿”。

据《河北乡镇百颗星》一书记载,1991年,矿山镇全镇实现社会总产值8772万元,乡镇企业总产值7730万元,财政收入250万元,形成以乡镇企业为主导,以冶金、煤炭、建材、运输四大产业为支柱,农工商协调发展的经济格局。

至此,矿山镇迎来矿业发展的顶峰,拥有大小矿点800余家。乘着矿业发展的东风,依靠丰富的矿产资源,矿山镇成为当时远近闻名的富裕乡镇。2006年,矿山镇位居河北省“百强乡镇”排名第35位。

但伴随着资源枯竭和国家绿色高质量发展之路的确立,从2008年起,矿山镇个体铁矿开始陆续取缔退出。个别规模较大的铁矿也伴随着全国铁矿石价格持续低迷,于2014年全部停产。

突破困境寻出路

停产后的矿山突然沉寂下来,留下累累伤痕:连绵山脉兀然凹陷、百米深坑植被稀少、山体破相废渣堆积……日前,记者来到矿山镇,走进镇西部山区尖山村,仍到处可见采矿之后的斑斑痕迹。

站在国营玉石洼矿坑北侧的观景台,向下望去,100米深椭圆形矿坑内是一条条蜿蜒盘旋的运输车道,一圈圈曲折向上,讲述着过去采矿致富拼搏战斗的辉煌历史,和资源开发过后难以抚平的岁月疮伤。

“这都是赤铁矿,含铁率极高,有的达95%。”“这些铁矿石为咱钢铁工业发展作出了不少的贡献。”聊起过去,在此生活了五十余年的尖山村党支部书记、村主任苗军明有说不完的话。

他一边讲述着矿坑的历史,一边望向不远处的火车道感慨说,“当年,一车车铁矿就是从这里运出,哐当哐当……就出村了。”如今,只剩下时过境迁山体破碎的声声叹息。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此时,曾经有着辉煌过往、靠地下资源发家的矿山镇不得不思考:如何才能使废弃矿山焕发新的生机?如何才能走出一条可持续发展之路?

“优越的地理区位,发达便利的交通,资本雄厚的民营企业家,以及他们迫切寻求转型发展的内生动力,能够为矿山镇转型发展提供有力支撑。”矿山镇党委深入分析发展优势,广泛集聚智慧力量。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任何美好的蓝图都需要扎实的行动来实

现。尽管我们面临的生态修复工作治理难、任务重,但只要坚定信心,一步一个脚印,徐徐推进,不被困难吓倒,久久为功,就一定能取得积极进展,向人民交出一份满意答卷。”矿山镇党委书记杨海刚常常对党员干部群众要求说。

对此,矿山镇党委大力开展矿山生态修复工程,完成了18处废弃矿山的深度治理,其中惠兰村西原国营矿山村铁矿塌陷区一处治理点完成垫地500亩,其他17处治理点共完成治理2000余亩。在此过程中,矿山镇利用大量废弃矿渣对土地进行平整覆土,修复土地压占、裂缝、塌陷等问题,并对房前屋后存在的坑洼地和渣堆进行整治、覆土,在实现生态环境治理的同时,增加了大量可耕种土地面积。

生态伤疤变良田

经过生态修复治理的废弃矿坑,像重新被赋予了生命,由“生态伤疤”变身为“良田美景”。

来到尖山村西,一片150多亩整齐青翠的玉米正拔节生长,碧青杆子、肥厚叶子随风摇曳,放眼望去,一圈圈绿色波浪翻滚而来,昭示

着丰收的希望。

“这片原来是一处废弃的矿坑,90年代,国营玉石洼铁矿作了尾矿库,闭库后开始回填,覆土,垫地。”苗军明说,现在能长这么好的玉米,是全村党员干部群众齐心协力“造”出来的。

“村里耕地本来就不多,几十年来的采矿业发展又占用了部分土地,还有部分土地出现塌陷、压占,可用耕地更少了。”苗军明叹息说,目前尖山村耕地仅有800余亩,人均土地不足3分。

面对群山破碎、耕地减少,尖山村党支部充分发挥党建引领作用,调动广大干部群众投身矿山综合治理工作,探索形成尾矿泥填坑+覆土垫地+高效种植模式,将历史遗留的矿坑变成保水、保土、保肥的农耕田。

确立工作思路后,在镇、村共同努力下,尖山村办理了正规垫地手续,并对拟使用的国营北洺河铁矿尾矿库的尾矿泥进行了安全评价和环境影响评价。

“村东连家洼这片地,就是用一车车尾矿泥填满,再垫上1米深耕土形成的,产权归村集体所有。”苗军明说,这垫土工程,历时三年才完成第一期90余亩,二期还将完成60余亩。今年,连家洼这块“矿坑改造地”种上了高产玉米,目前长势良好,预计亩产量1000余斤。

此外,尖山村板山东沟北边还有18亩“矿坑改造地”,目前种有黄瓜、南瓜、甜瓜等绿色蔬菜。苗军明说,“这18亩是一期工程,二期还将完成80亩,正在有序推进”。

站在板山东沟垫地工程二期施工现场,一辆拉着尾矿泥的货车正缓缓向矿坑驶去。“尾矿库24小时运转,我们也是24小时工作。”苗军明介绍说,回填这七八十米的深坑可能还需要3年。

“一想到能给村里增加耕地,能改善村居环境,我们的党员群众都铆足了劲儿,撸起袖子加油干。”苗军明说,尖山村计划完成500余亩垫地工程,已经完成258亩。全部

完成后,尖山村耕地面积将增长62.5%,在响应国家耕地保护政策的同时,也能增加村集体经济收益。

虽然垫地工程还未完成,但看着部分初见成效的“矿坑改造地”,尖山村村民满心喜悦。“这是个好事,能增加耕地面积,增加粮食产量,祖祖辈辈受益。”村民苗泽平感慨道。

矿坑治理非一日之功,需要几代人共同努力,从一处一片治理着手,久久为功。从2008年开始到现在,从无到有,矿山生态修复治理工程已经走过14年,每个“巨坑”的涅槃重生,都饱含着矿山镇党员干部群众的心血,相信在不久的将来这里将彻底摘掉“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印象牌,走上绿色可持续高质量发展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