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雕细琢毫厘间

2022年08月12日

肥乡蛋雕 薛建东摄

本报通讯员 李燕

毫厘成画,蛋壳生花。蛋雕是一门古老的民间传统艺术,由于创作难度大,过程单调、枯燥,加上受市场经济的冲击,对这门技艺感兴趣的人越来越少。郑青山,蛋雕艺术第四代传承人。他以刻刀为笔,以创意为魂,细心构思、精心设计,把传统故事、人物肖像、花鸟鱼虫、京剧脸谱等雕刻在了各类蛋壳上。

童年结缘废弃蛋壳变艺术品

“我家小时候是开孵鸡坊的,打记事儿起就和鸡蛋结下了不解之缘,每天在鸡蛋上涂颜料、画图案。”郑青山说,当时就是觉得好玩,后来不知不觉真的喜欢上了,抱着鸡蛋度过了多彩的童年。

1964年,郑青山考入大名师范学校。一位美术老师发现他有绘画、书法方面天赋,对他悉心指导、精心培养,为他以后蛋雕创作打下了基础。2002年,

郑青山从原肥乡县统计局退休,有了充裕的闲暇时间,决定重拾蛋雕梦。他购置刻刀,拿起家里的鸡蛋,开始构思、绘图、雕刻,花了半个月,打碎了几十个鸡蛋,终于雕成处女作。初次成功,极大地激发了他的创作欲望,从此一发不可收。栩栩如生的花鸟鱼虫、天姿国色的四大美女、惟妙惟肖的12生肖……郑青山的雕刻技术日臻成熟,原来十几天才能完成的一件普通作品,现在只要几个小时就可完成。

“每天对着蛋壳发呆,几乎到了走火入魔的程度,有时半夜睡着觉突然有了灵感,就从床上坐起来干活。”面对老伴的“抱怨”,郑青山说,创作就得全身心投入,要有股执着劲儿,只有用心才能雕刻出好作品。

蛋雕达人蛋壳上的方寸匠心

“蛋雕看起来容易,其实步步惊心,要在厚度不到1毫米的蛋壳上刻图作画,就像在悬崖边上跳舞,一不留意就会粉身碎骨。”提起蛋雕,郑青山滔滔不绝地打开话匣子。蛋雕功夫在手上、活儿在眼上,用的是“巧劲”,拿捏的是“分寸”,每一刀都要恰到好处,劲用小了雕刻不成,下手重了就会前功尽弃,这种劲道儿和感觉说不出来,只能在实践中慢慢体会,刻的多了自然就找出门道来。

十几年来,郑青山摸索出许多实用技法和小窍门。比如,以前清理蛋液时,需在蛋壳上取一个孔,要“平安无事”地把蛋液清理干净需要很长时间,但如果在蛋壳的另一端再打一个针眼般的小孔,对着小孔用力一吹气,蛋液就轻而易举地流干净了。

郑青山雕刻过的蛋壳大到鸵鸟蛋、鹅蛋、鸭蛋,小到洋鸡蛋、柴鸡蛋,甚至又薄又脆的鹌鹑蛋。雕刻

手法有浮雕、阴雕、阳雕、透雕、镂空雕等十余种。“一件作品看似简单,但都要经过选蛋、打孔、清液、构思、画样、刻轮廓等十几道工序才能完成,每一步都有讲究,丝毫马虎不得。比如选鸡蛋,要选择个头均匀、颜色稍重、表面光亮的,这样的蛋壳有韧性且薄厚均匀,雕起来更容易。”

传统蛋雕焕发“时尚魅力”

如今,郑青山又有了新的创意,他正在尝试着创作能唱、能跳、有色彩感的蛋雕,在蛋雕里面装上LED灯,底座上安装一个小电机,在七彩炫丽的灯光下,莹润通透的蛋雕会随着音乐有节奏地旋转,宛若一位轻盈的舞者随风舞动。

随着创作的成熟和内容的丰富,郑青山的作品也由单一形式向系列组合方向发展,并把文化融入作品,更富有内涵和活力。他在完成邯郸标志性建筑——武灵丛台的基础上,尝试着创作以宜居肥乡为主题的系列作品,包括一言九鼎、文化广场、平原君像、幸福掠影等地标内容,共创作蛋雕作品300多个。为迎接2022年北京冬奥会,郑青山历时两个多月,创作完成了50余件冬奥主题蛋雕作品,主要包括2022年北京冬奥会会徽、吉祥物、庆祝文字以及邯郸著名文化古迹等。作品通过中小学校巡展、集中参展等方式,向全区人民群众普及冰雪运动知识、宣传冬季奥林匹克文化,营造浓厚的冬奥氛围,让大家进一步了解冬奥、参与冬奥。

“如今,蛋雕已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真心希望越来越多的朋友关注它、体验它,领略它的博大精深,我也会竭尽所能把蛋雕艺术传承下去……”郑青山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