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农村公共服务持续提升

2022年03月25日

——聚焦市人大常委会事关“乡村振兴”的两个决议(三)

本报记者 王丽薇李彤彤

国家战略机遇,我市围绕农村面貌改造提升、村庄规划、美丽乡村建设、农村改厕、垃圾无害化处理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但是,农村居民居住比较分散,用于城市的公共财政资金,每平方米投入所服务的人群数量是农村的上百倍。真的要按照城市标准,让农村居民实现集中供暖、供水、污水处理、电力、通讯等等设施的全覆盖,以现在的居住方式和有限的财政资金是很难实现的。要实现农村的现代化,必须有赖于两个要件,一个是分散居住的居民适度集中,一个是农村集体有一定的经营能力,集体收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保障农村公共服务的持续良性维持和运转。

近年来也多有“合并村庄”“集中建小区”等提法,但是,这样的提法遭到了代表们的反对。代表们认为,农村的事还要农村人做主,必须要尊重农民的主体地位。在必须“充分尊重农民意愿”的前提下,开展农村的各项改造提升工作。这一点,在2021年中央一号文件也明确提出,“严格规范村庄撤并,不得违背农民意愿、强迫农民上楼,把好事办好、把实事办实。”

那么如何才能破解农村建设这个难题呢?广平代表团路丽燕等10名代表的议案中,从“建立和完善农村规划建设管理机制”“推进农村产业转型升级”“发展和壮大农村集体经济”三个方面提出了自己建议。

代表们认为,乡村规划是乡村建设的牛鼻子,由于缺少长远规划,很多村庄发展杂乱无章、集体用地没有预留等问题普遍存在。这两个现象就给农村公共设施建设和集体经济的发展带来了很大的困扰。

一些规划做得比较好的村庄,不仅村庄建设有序,且集体经济有自己的发展

农村未来如何发展?村庄该如何建?公共设施该如何维护运转?公共财政扶持资金不足该怎么办?……围绕代表们乡村振兴的议案,市人大常委会进行了多次调研,关于乡村振兴话题的讨论一直在持续。

代表们认为,按照十九大提出的“产业兴旺、生态宜居、乡风文明、治理有效、生活富裕”乡村振兴的二十字总方针,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简单说,乡村振兴最终还是要落在农民兜里有钱、住得舒适上,兜里有钱通过提升产业来实现,住得舒适则需要致力于乡村公共服务的全面提升。”

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将“扎实稳妥推进乡村建设”作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重点工作再次聚焦。

从太行山麓到华北平原,在邯郸的版图上,西高东低星罗棋布地分散着千百年来自然形成的5000多个村庄。这些村庄,曾经几乎承载着邯郸的全部人口,随着城市化的进程,将近一半的人口离开乡村进入城市生活。

伴随着经济的发展,人们收入的不断增加,农村的变化也在悄然发生着。

耕种方式的变革,带来了农村生活方式的变革。传统的耕种方式下,家家户户的农家院就是一个农业生产生活的“微工厂”,农家院既是农户的居住地,又是车具存放、柴草堆放、牲畜养殖的场所。一个院落要满足一个家庭的生产、生活所需。

随着时代的发展,现在与以前大不同了。生活做饭不再用柴草,甚至连煤都不需要,而是天然气直接入户;一家一户的农机具,变成了大型农机集中作业,农户无需购买,农忙时租用,农闲时无需存放、打理;小麦、玉米收割直接采取农

机作业,秸秆直接还田;随着养殖农场的发展,一家一户养殖的时代已经过去,家里无需猪圈、羊圈,也无需堆放养殖所需的饲料。

生产方式的改变,为农村居民腾挪出大量的生活空间,随着一些地方收入水平的逐步提高,人们对村庄改造提升、公共服务的需求也越来越强烈,也出现了一些村庄推倒农房盖楼房,选择新址盖新房的做法。十几年前,武安淑村镇白沙村就完成了全村楼房改造;魏县王营村从十年前开始,对村庄重新规划,建设联排别墅式农家院;永年杜刘固村依托永洋钢铁,村里规划建设了部分联排别墅式农家院,还开发了几栋高层住宅商品楼。

调研中,代表们发现在一些城郊村、企郊村中,集体经济发展较好的村,村庄的空心化不严重,因为有集体收入的支撑,村庄规划往往也比较科学,村庄建设整齐划一,且功能合理。而一些偏远村庄,集体经济发展落后的村庄,外出经商、务工人员较多,村庄“空心化”较为严重,且大多缺少规划。由于没有可支配集体收入,村两委对村庄规划建设等公益设施建设的动力不足,村民们女儿外嫁,城内买房的愿望较为强烈。

对农民整体居住水平、公共服务水平提升,已经成为广大农村居民的共同期盼。

伴随着经济的增长,不断充裕的公共财政资金,在满足城市发展基本需求的同时,逐年向农村倾斜。多年以来,中央、省、市、县四级财政资金,用于乡村面貌改造提升、乡村道路公共设施建设等方面的资金连年增加。

随着“以工补农、以城带乡”过程不断加快,特别是十九大“乡村振兴战略”提出以后,农村面貌正在加速改变。紧紧把握

空间。武安白沙村、磁山二街、涉县井店二街等等一些集体经济发展较早较好的村,不仅村庄的公共服务水平很高,一些村还给村民发放福利。

在经过充分讨论之后,代表们认为加强村庄规划编制和发展集体经济这两件事,非常必要。建议,“要坚持农民主体地位,立足当前、着眼长远,因地制宜加快推进村庄建设规划编制,实现农房建设有规可依,农村房屋、街道、公共设施等要素科学布局。”“要加强对新建农房和旧房改造及水、电、道路等基础设施建设管理,形成保护、治理和建设‘三位一体’管理模式,创造良好的农村生态环境和优美的生活环境。”

同时建议,“要积极争取上级资金支持,解决融资难的问题,积极探索‘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土地托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生产服务’‘农村集体经济组织+龙头企业(农民合作社)’等多种模式,引导扶持集体经济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

这两个建议最终作为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内容转给各级政府参照执行,并在年底前适时作出答复。

2022年中央一号文件里也明确提出,要“总结推广村民自治组织、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农民群众参与乡村建设项目的有效做法”“推动基本公共服务供给由注重机构行政区域覆盖向注重常住人口服务覆盖转变”。市十六届人大二次会议上,市长樊成华所作的《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力争新增省级美丽乡村260个以上,村集体收入10万元以上的村达到50%以上”“加快创建东风渠省级乡村振兴示范区,培育20个市级特色小城镇”。

中央的政策文件,市人大常委会的《决议》,市政府的工作部署持续出台,带着代表们的关注,人民的期盼,乡村振兴的“美丽乡村”梦正在徐徐向我们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