洺河之治

——洺河综合治理系列报道(中)

2021年10月29日

本报记者 程益聪 李彤彤

与“16·7”洪水仅隔5年,“21·7”洪水再次铭记鸡泽史册。

7月31日下午,鸡泽县洺河大堤上,市委书记张维亮面对一片汪洋,面色凝重。

“水利兴则天下安。治理洺河水患,要立足当前、抓好长远。”他与市县一班人现场研究应对之策,并提出明确治理要求,“当前要疏浚河道、稳固堤坝,确保行洪安全;长远要加快娄里水库等重大水利设施推进步伐,完善农村小水利设施建设,构建上蓄、中通、下泄防汛格局,全面提升综合防汛能力。”

洺河治理要再发力!

洺河之治,始于新中国成立之初。

在邯郸版图上,从南到北,依次为漳河、滏阳河、洺河,都曾经多次泛滥,前二者尤甚。

洪水猛于虎。为了根治水患,新中国成立之初,就在邯郸境内规划了三座大型水库,依次为岳城水库、东武仕水库、娄里水库。考虑到危害等级和安阳、邯郸两地安全,岳城、东武仕两水库率先兴建。

岳城水库位于安阳、磁县上游,直接控制漳河上游来水,通过庞大的库容有效控制洪水,在确保下游安全的同时,为安阳、邯郸两地提供饮用水源;东武仕水库位于滏阳河上游,直接控制来自磁县、峰峰两地山区的洪水。

“今年的降雨量仅次于1963年,正是有了这两大水库,才没有对下游造成大的危害。”市水利局总规划师马宏宙说,“通过上游两个大型水库的有效拦蓄和错峰放水,避免了下游洪峰叠加,尽管下游也有险情,但还是让洪水在可控的范围内完成了排放。”

随着技术的进步,近年来,水利部门在漳河、滏阳河上游设置了若干雨量收集器,可以精准预报并模拟上游洪水的进程,让防汛操作更加科学精准。通过上游蓄洪控制,中游拓宽河道、筑高堤坝,下游科学设置滞洪区,漳河、滏阳河流域百年一遇的洪水基本可以得到有效控制。

“洺河上游主要承接涉县、武安、沙河三地山区来水,仅仅一座娄里水库解决不了全部问题。”市水利局设计院赵瑞波处长介绍,综合水利专家意见,洺河上游还规划了9座中型水库组成的中库群和11座小(Ⅰ)水库。

车谷、青塔、口上、四里岩和大洺远5座中型水库已经建成。其中,车谷、青塔和口上水库于1975年以前建成;四里岩水库于1992年开始蓄水使用;大洺远水库2005年建成。“16·7”洪水发生时,各水库已经充分发挥了对洪水拦蓄、削减洪峰的作用。“16·7”时,实测临洺关站洪水峰值

为5780m/s,相比通过技术还原出的天然洪水值10430m/s,削减了近半。

虽如此,依然没能改变下游永年区、鸡泽县“大水大淹、小水小淹”的现状。

4350万立方米!8000万立方米!3亿立方米!

水利规划书和汇报材料里的数字、表格让人眼花缭乱。而这三个数字,却足以说明一个问题。第一个是现有5座水库的总防洪库容,第二个是5年一遇的洪量,第三个是20年一遇的洪量。

“现有的5座中库均是以兴利为主,主要解决的是武安等上游地区的用水问题,防洪能力连5年一遇的洪水都难以应对。”赵瑞波介绍,原本规划的其他几个大库容量中库,因为地处渗漏区,无法实施。娄里水库设计最大库容为3.6亿立方米,是洺河上游唯一可以抵御20年一遇洪水的控制性工程。在娄里水库正式建成之前,下游地区必须要做好承接上游洪水的充分准备。

一些不明就里的群众说,“上游水库一放水,下游就淹”,这是不恰当的。赵瑞波表示,尽管“五座水库”防洪能力有限,但也能发挥一定的削峰和“信号塔”作用。在减少洪水危害的同时,为下游群众转移争取时间。既然短期内无法避免洪水危害,那么,必须做好中游安全行洪,有效缓洪,下游做好排洪滞洪,把洪水尽量控制在以河道为主的狭窄区域内,才能尽量减少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安全。

多年来,市水利部门联合武安市、永年区、鸡泽县三地,多次对河道进行治理。

洺河上游河段多为山区、浅山区、丘陵地带,河水沿天然形成的山沟蜿蜒下行。娄里,承接上游武安、沙河来水,转而向东,经永年城区一路下行。过城区后,河道便身处一马平川的华北平原。对河道的治理,也多集中在河道转弯处和平缓地段。

武安市政府制定了河道综合治理规划。2005~2007年期间,对北洺河(四里岩水库至永和即南、北洺河汇流口)33.97公里、南洺河(阳邑至大洺远水库)39.40公里,按照20年一遇标准进行治理。“16·7”之后,对部分损毁河段进行再次加固,部分河段提高到50年一遇标准。

永年对多处河段进行修整,从京港澳高速大桥以下至鸡泽段修筑了2米多高的右堤,河道行洪能力提高至260m/s;鸡泽县于1977~1988年在本县境内对洺河进行了初步整治,并多次对堤防进行加固,泄洪能力大大提高。

我们再来看这一组数字:3亿立方米、

2649m/s、260m/s、110m/s、70m/s。

第一个数字想必大家已经熟悉,是20年一遇的水量。2649m/s是从永年城东龙泉大桥到京港澳高速几公里河段的工程设计行洪能力;之后的三个数字依次是高铁线以下永年区段、鸡泽区段设计行洪能力和鸡泽邢台出口的泄洪能力。

这里有多个颇具争议的事情。

第一争议,从京港澳高速向下至鸡泽段,只修筑了右堤,左岸未设堤防。以至于,“16·7”洪水期间,京港澳高速以下的部分,洪水陡然变宽,从南面的右堤到北面的永和公路,最宽可达7公里。

尽管下游百姓对此多有诟病,但经水利专家多次论证,在上游大型水库建成之前这已经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因为,从永年城区向东,地势呈西北高东南低的地势,如果不修筑右堤,从城区向下,洪水将形成向东到向南的扇面发展之势,从城区到广府永年洼一带的村庄农田将被洪水全部侵犯殆尽。修筑右堤,可以借助北高的地势,以及永河公路(永年临洺关至曲周县河南疃)垫高的地基,形成较为狭窄的行洪区域,将洪水波及范围大大缩小。如果修筑左堤,会大幅抬高洪水高度,势必会造成洪水漫坝,甚至会造成跨坝的危险,对下游造成二次人为灾难。

第二争议,鸡泽向邢台洪水下泄能力不足。由于鸡泽境内洺河泄洪大于南和县境内安全泄量,加大了下游的洪水压力。为防止洪水浸淹下游,南和县曾沿邢威公路筑一道堤埝阻水,两县因此边界水利纠纷不断。1989年在修建邢威公路复线时,由于施工用土将小埝平毁,但邢威公路新建公路桥(丁庄桥)梁底高程偏低,泄洪能力不足70m/s,形成卡口阻水,致使洪水在上游鸡泽县境内开始滞留。

由于下游泄洪受阻,上游漫滩行洪,鸡泽境内洺河内外水位平齐,河堤已形同虚设。若不是留磊河堤防的阻隔,鸡泽县城也难逃厄运。每次遭遇洪水,留磊河以西鸡泽大部,便成为一片泽国。遇20年一遇洪水,3亿立方米洪水倾泻而至,鸡泽西部俨然成为一个天然的“大型水库”滞洪区。

水利专家的争议也由此产生,到底鸡泽县境内洺河河道要不要整治?答曰:没有上游大型水库及控制性工程,没有下游出口泄洪能力提升,整不整都难避免被淹的结局。